凤凰彩票平台网站

發布者:盧進麗發布時間:2019-09-18浏覽次數:10

“蝴蝶杯傳家寶世上罕見,斟美酒蝴蝶出飛舞翩翩”,突如其來的曲調打斷了窩在酒店編寫文案的我,熟悉的曲調和韻味把我一瞬間就拉回了那個喜歡躲在戲台下面時時刻刻准備溜進後台偷看唱戲人的年代。

真的很久都沒有聽過這樣的調子了小時候的自己很多時間都在奶奶家度過,在那個于市中心保留著古韻的學步橋北關區,每年一度的唱戲巡演總是吸引著很多孩子的目光搭建戲台的地方總是離奶奶家很近,在家裏坐著都能聽見唱戲時的鑼鼓作響。家家戶戶鄰裏街坊都早早地搬著椅子去搶最佳座位,每每開戲,都會將那條路圍的水泄不通,而路過的人們也都心照不宣地繞到另一條路上學或是下班,下課晚搶不到座位的我們便爬上奶奶家一樓的房頂,一邊蚊子一邊看著台上專注唱戲的人們,跟著台下的人實時爆發出陣陣掌聲,那時雖然聽不懂唱詞,卻偏愛這種調調,“你拍一、我拍一,姥姥門前唱大戲”在那段日子裏理所當然地占據了表妹的大腦。在午後休息的時間,我們總是結伴偷偷去台下玩耍,在疏密有致的鋼管搭建的結構裏穿梭,聽著在頭頂木質舞台上行走的師傅們踏出咚咚或吱吱的聲響,那時候的我們最想偷偷溜上台去,雖然總是被看管設備的師傅們趕下去,卻仍锲而不舍地放縱自己好奇的心,唱戲的叔叔阿姨就比较友善,见到我們这些喧闹的孩子也只是莞尔一笑,并不阻止我們站在布后面看着他們化妆念词。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慢慢地,师傅們对我們偷偷上台悄悄玩耍的行为视而不见;慢慢地,我們开始听懂唱词看懂动作;却又不得不慢慢地,选择远离和暂时忘记。

“在金殿叩罷頭我抽身就走,不由我喜笑在眉頭,猛想起二月來龍擡頭梳洗打扮上彩樓,公子王孫我不打繡球單打平貴頭,寒窯裏受罪十八秋,等著等著我做了皇後。”看了一遍又一遍的薛平貴與王寶钏的故事還萦繞在心頭,戲台卻在很多年前便在我的生活裏銷聲匿迹,甚至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安靜的街道突變喧鬧的場景重新出現在眼前。現在的我就像看慣了唱戲時戲台占據大道、聽戲時小路水泄不通的擁擠,放學後乍看到戲台搬走人去街空的安靜那般心裏空落落的難過。獨特而快樂終究被歲月留在了戲台上。

“因爲幸福滿溢,所以怕的悲傷”,其實,我一直都是幸福的。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段明明攝影:責任編輯:孫毓婕審核:範韶維

圖片新聞

視點新聞

視頻新聞

基層快訊

媒體礦大

文藝園地

礦大故事

光影礦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