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平台网站

——觀《嫁妝一牛車》有感
發布者:盧進麗發布時間:2019-09-23浏覽次數:41

阿好是別人眼中嗜賭如命的賭徒,在我看來她賭的是命。

影片開頭就是阿好做活賺了錢背著丈夫出去賭博的場景,阿發拉牛車賺的辛苦錢基本都被她輸光了,以至于他們沒有房子只能在墓地邊的草屋苟且生活,阿發一直想有一輛自己的牛車好像也是妄想,不僅如此她甚至輸掉了自己的三個女兒,阿好確實算是我們常說的“敗家娘們兒”了。墓地邊的草屋只有孤魂野鬼與她作伴,耳聾的丈夫從來不願意聽她多說一句話,村裏的女人媳婦也都在背後對她指指點點,連她唯一的興趣賭博現在也無力支撐。她的生命裏只剩小兒子阿狗,可是小孩子又懂什麽呢?誰能懂得她的孤獨,誰又能帶她走出命運的牢籠呢?

好巧不巧,突然有一天連鬼都不願意來的草屋對面的房子竟然亮起了燈,是鬼嗎?不,是人。那是一個帶阿好擺脫困頓現實走向衣食無憂的人。不,是鬼。那是一個將阿好一家永遠拖入道德泥潭迫使他們屈服命運的鬼。那人是誰?正是日後這個一家四口中的第四口。

阿好起初是害怕那人的,但她還是勇敢地敲開了他的門,就像她賭博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贏一樣,她在賭這是不是能帶她走出孤獨的人。阿好的熱情起初只是出于對陌生人的友好,對有人與她說話的興奮,他們兩人再親密,中間也總有一條界限。但當一場雨將兩人的界限徹底沖刷掉的時候,阿好選擇了無視別人的眼光勇敢奔向自己的幸福,她又在賭,賭這是不是能帶她走出命運悲哀的人。在那個女人無法自己選擇命運的社會,她是無助又在拼命掙紮的,她不知道前路如何走,她只能用她最擅長的方式來判斷,她一生都在賭,賭的是錢,賭的也是命。

阿好是別人眼中不守婦德的蕩婦,在我看來她是從了命。

有哪個女人不願意與自己的丈夫相守一生呢?又有哪個女人願意背負著“婊子”的罵名“偷男人”呢?若不是被逼得走投無路誰願意呢?簡底能讓阿狗吃香喝辣換新衣,能讓阿好母子住新房坐新車,還能給阿好戀愛的甜蜜做人的體面。而阿發都不能讓阿狗吃飽穿暖,讓阿好母子不住漏雨的屋子,也不懂阿好的寂寞和風情,更給不了她女人該有的寵愛,甚至連讓他們一家活下去都難。

阿發不愛阿好嗎?我想是愛的。不然他也不會忍著委屈裝聾作啞假裝聽不到那些關于自己女人的流言蜚語,只是他沒能力愛她護她,他只是盼著阿好能過得好一點,但是不要扔下他。阿好不愛阿發嗎?我想是愛的。不然她也不會一面和簡底過日子一面又守著阿發,不會在阿發坐牢的時候還想著看望他告訴他自己和兒子過得很好叫他放心,更不會一直惦記著阿發想要的牛車還在阿發出獄走投無路時接他回家。只是這愛被生活蹉跎地只剩下親情和責任了,她用自己的身體支撐著這個家,哪怕它是畸形的怪物也總比垮了強。

這些似乎對阿發來說是赤裸裸的嘲諷,但是我想在阿好眼中她只想阿發好好活著好好生活。哪怕別人都說她是蕩婦,都說阿發賣老婆得一牛車,她也明白在這個人無法自己選擇命運的社會,只有從了命才能活下去。

阿好是別人眼中用自己給丈夫陪嫁一牛車的怪胎,在我看來她賠上的是一生。

影片的最後簡底騎著三輪車接阿發回家,像是這個家真正頂天立地的主人;阿好坐在後面習慣地聽著村裏人一路的冷嘲熱諷,像是這個家百毒不侵的屏障;阿狗高興地坐在三輪車上看到村民們夾道歡迎阿爸的歸來,像是這個家裏那些潔白的未被穿過的新衣憧憬著無法預知的美好未來;阿發坐在三輪車的最後望著正前面騎車的簡底,像是望著自己的接班人,環顧著四周村民們刺一樣的異樣的眼神,又像是個不知所措的剛剛來到這個家的新生的嬰兒。

有人會說:“阿好真是個壞女人,要不是她和簡底有私情,阿發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她倒是過上了好日子,可憐的只有阿發要永遠寄人籬下地扭曲地活在這小小的村莊。”可凡事不能這麽絕對。我想在道德的尺度下,阿好算不上守婦德的好女人。但是在生命的抗爭上,阿好又算不上是個失了人性的壞女人。就算沒有簡底,阿發也有可能被老板辭退,等著全家的也可能還是過不下去的生活。簡底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出現在阿好無盡深淵般的生活裏,阿好除了抓住它,別無選擇。

阿好賠給了阿發一個牛車,好像在贖罪一樣把阿發最珍視的東西扯走後又還給了他最渴望的東西。阿好看似是個大贏家,實際上這個女人又何嘗不是賠上了自己的一生,爲了家庭,爲了孩子,爲了生存。女人應有的追求在生活面前都是那麽不值一提,女人應有的尊嚴在生活面前都是那麽不堪一擊。她賭了一輩子賠掉了家産、賠掉了女兒、賠掉了丈夫、賠掉了理想、賠掉了尊嚴,最後這一把她終于賭贏了,只是這次她是用自己的一生做了籌碼。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姜冰莹 李崔茜攝影:責任編輯:康玉菲審核:丁恒星

圖片新聞

視點新聞

視頻新聞

基層快訊

媒體礦大

文藝園地

礦大故事

光影礦大

更多>>